我倒是要看看这回他们兖州军还有孙刘联军会如

作者: admin 分类: 365彩票娱乐 发布时间: 2019-03-05 10:30
  第一,自己和马超是什么关系,自己可绝对不是他的属下,只是在凉州军中帮忙的,他马孟起敢命令自己吗?
 
    第二,自己武艺虽说是不如他徐公明,可他徐公明让自己跑,这不明显是瞧不起自己吗。
 
    第三,还说不追自己,这不就是说,追上自己的话,自己还不是对手吗。
 
    张任一听火儿就大了,本来他不想退走,不过转念又一想,要不走的话,绝对就是中了人家的计了。别看徐晃手握大斧,是个猛将,可人家也不是没脑子,这明显就是激自己呢,自己要是真冲动了,那可就中计了。
 
    不过张任也没放狠话,直接对徐晃说道:“徐公明,今日军中鸣金,张某却是不可违抗军令,所以告辞了!”
 
   
 
    张任那意思就是说,不是我不想和你再战,只是今日己方都鸣金了,我怎么能违抗军令呢,所以是不能再战了。
 
    徐晃一看张任撤了,他心说,这个张任果然是,明明应该很气愤,但是他却是忍住了,并且这个时候还能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,而没有中计,其人还真是,不可小看了啊。不止是武艺不错,这还是个人才,果然是“盛名之下无虚士”啊!
 
    看着张任撤退了,徐晃也没追,他知道,追也追不上。就算是追上了的话,人家凉州军那边儿还能没有准备?看着人家都已经让弓箭手准备好了,就知道。不过徐晃也没再去羞辱张任什么,他心里清楚,张任没中计,自己再去说什么都没有用。并且那样儿的话,只能是让所有人去耻笑,所以自己当然不会去做那徒劳之事,并且还对自己没有好处。
 
    不过他还是对张任喊道:“张任,今日一战,你我都没尽兴,他日可别这么早走了啊!”
 
   
 
    张任一听,心说你徐晃果然是不能小看啊,什么早走了,什么没尽兴,要是信了你就中计了。(未完待续。。)
 
 
第五十四章 凉州军再战联军
 
    就在凉州军鸣金之后,张任撤退了,此时曹操一看,好,徐晃胜了!
 
    他看了和孙策刘备对视了一眼,然后拔出倚天剑,大喝道:“全军,冲锋!”
 
    “杀!”
 
    同时,孙策和刘备也是对孙刘联军下令冲锋了,马超那边儿也没事示弱,直接让全军冲锋,与敌军交战。<-》别看张任算是输了一局,zhègè不错,可真正这么真刀真枪地拼杀,凉州军可从来都没怕过谁呢。
 
    马超凉州军这边儿,此时亦是鼓声大作,号角声响起,凉州军便如潮水般冲向了敌军。
 
    两军是再一次交锋,因为有了之前的一次,所以这次还真是,双方也算是熟悉了吧,至少也是半生不熟的――
 
    两军是激烈地厮杀,可以说是比上一次更加来得激烈。毕竟都已经休息了两日,也可以说众人是憋了两日,所以今日面对着敌人,一定是要发泄一下才行。所以不止是兖州军和孙刘联军如此,凉州军其实也是一样儿如此,都是彼此彼此吧。
 
    马超可以说,他确实绝对不是一个战争狂人,更不是一个喜好战争的人,反而他是喜欢和平的这么一个人。不过他心里更清楚的是,自己身上所肩负的责任重大,有些东西。很多很多,那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 
    他从来不会标榜自己是多么多么伟大,也不能说jiushi什么好人。但是马超敢说,自己就算是为了自己的亲人朋友,自己也得沿着如今的路,是坚定不移地走下去,无论前方等着自己的会是什么。不是光明便是黑暗,这是必然的,说白了。成功了,你是人上人,天下人以后谈论起你。都会说你是成功者。
 
    那么失败了,hēhē,你jiushi唯死而已,并且你亲人朋友。手下将士估计也绝对是得不了好jiushi了。jiushi这样儿,不是吗――
 
    马超自己走这条路,可以说他是从来都没有后悔过。说实话,他在刚出生的时候,也并不是说没有选择,至少马超心里清楚,凭自己的本事,那么在谁手下去做事儿。都必然是会重用自己的,无论是曹操、刘备还是孙策。其实都一样儿。
 
    但是他没有选择那个,原因很多了,都所得差不多了。所以既然选择了争霸天下,那么自然是要坚定地去走下去,直至如今。其实这些年来,马超感觉挺累了,而且他是越想早点儿jiéshu如今纷乱的天下,他是越不能够那么快如此。
 
    就拿现在来说,天下其实就剩下那么几路诸侯了。第一个势力最强的奸雄,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的大汉司空曹操曹孟德;第二个虎踞江东,坐拥扬州、交州,还有占据了荆州桂阳郡和武陵几个县城的“江东小霸王”孙策孙伯符;第三个此时已经占了荆州零陵郡,武陵的几个县城,包括大半个南郡,南阳郡樊城一线的大汉皇叔刘备刘玄德;第四个是那个缩头乌龟,几乎是从来都不露面的,割据辽东的土皇帝,公孙度公孙升济,最后再加上自己,就这么五个了――
 
    抛开辽东的公孙度不算的话,还有三个劲敌,曹孙刘,马超是一点儿都不敢小看了。你看他是能不屑公孙度什么,但是他却一点儿都不敢小看了曹操他们三个,要不自己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。
 
    看着场上越来越激烈的战斗,马超心说,到底何时,天下才能没有了如此的战事呢。自己也真是,任重而道远啊,他当然不认为自己一定就不会成功,信心马超还是有的,只是他更清楚,流血流泪,那是必不可少的。历史jiushi用血书写的,用白骨堆成的,从来都是,没有例外。
 
    所以他也知道,自己要面对多少多大的困难,而且很多事儿也不是你想如何就如何的。比如说你怎么去解决世家大族的问题,说实话,你真能把天下的世家大族都给灭了吗,明显是不可能。说实话,马超知道,很多时候,其实你还得靠着他们才行。存在即合理,世家大族的存在,他们说代表的利益,不是没有道理的,也不是说一朝一夕就能解决得了的――
 
    至少马超不认为,对于他们,你只能是慢慢去duifu,是个长远的事儿,而绝对不是短时间的事儿jiushi了。并且如今对马超来说,最重要的可不是去duifu世家大族,而是duifu曹操他们,只有把阻挡在自己身前的那些阻碍都扫光了,自己才算是成功了最重要的一步,不是吗。
 
    这次两军厮杀的时间,可是比上次还要短一些。没多久,可以说也就算是交锋了一回合吧,双方便都不约而同的收兵了。因为双方都有顾虑,无论是马超,还是说曹操他们三人,其实都是一样儿的。
 
    怎么说呢,就说曹操他兖州军伤亡不是那么特别多,可他也真是不想再伤亡这些人马了,所以他当然不会让己方士卒长时间去和凉州军交战。至于说孙策和刘备,也差不多都是如此想法,孙策他江东军,此时虽然人马不少,可战力不行啊,大战之后。损失最大最多的jiushi他。而刘备呢,纯属是想在这儿找便宜,只要是对他有好处的。他就都想要――
 
    虽说和凉州军大战,最后损失最多的绝对不是他自己一方,但是他觉得还是不héshi。你说本来自己的人马就不多,所以都损失了,不好,还不如就都少损失一些,zhègè挺好。毕竟自己人马可比不上人家孙伯符的江东军。也不过就比曹操的兖州军多那么一些而已。
 
    马超看到对方也撤退了,他jiushi嗤笑了一声,心说真是。这倒是想到一块儿去了。不过说实话,是不是说“江湖越老,胆量越小”呢。要是早个五六年,七八年的话。自己还能如此没。不知道啊,不知道。也许会,也许不会,谁知道了。
 
    不会马超却是很清楚,他们兖州军和孙刘联军是同时撤退,zhègè倒是几人都差不多是一个想法,要不不会如此。难得三人还有这么一致的时候,不容易啊。不容易,只是这时候能一致。之后呢,还能保持吗,必然是,hēhē……――
 
    双方就像是商量好了一样儿,是撤退后,便直接返回了己方的大营。至于说战都不战了,还可能去追击什么的吗。所以都是,“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”吧。
 
    又一日的战事jiéshu了,马超可以说是轻松了不少,不过他可不是因为己方貌似占据优势而轻松,只是他认为,每交战一次,就说明距离战事jiéshu之日就会越近一日了。虽说不知道和兖州军还有孙刘联军的交战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完,但是zhègè却是肯定的,只会越来近,不是吗。
 
    而马超更是期待着贾诩的亲笔书信,他倒是想看看,zhègè老狐狸到底是能给自己出个什么主意,是不是用了就能破敌呢,应该是不会差什么吧,自己对他还是很有信心的,郭嘉更是如此,要不也不至于让自己去问计于他了。
 
    马超带着众将还有己方士卒回了大营,不用说,就带着众将进了自己的中军大帐――
 
    和众人是简单说了几句后,马超就把除了郭嘉之外的其他人都给打发走了。
 
    说实话,该说的,之前都说得差不多了,今日的战事也没有什么新情况,所以马超自然是不必多说。
 
    他倒是想说张任几句,你说你武艺还没到一流,就别那么逞强,结果不,你张任张大将军张大元帅,还非要上,结果怎么样儿,自己不给你台阶下,你张任死是死不了,可绝对要受伤,zhègè你跑不了吧。可你张任非但是没有一点儿感激我的意思,反而还是和之前没有什么区别。
 
    可这话马超也是不能说,并且还得是和之前一样儿,笑hēhē地对人家。
 
    对张任,马超都不会说什么,对别人,他也是没有什么说的。所以是早早就把众人给打发走了,唯独是留下了郭嘉――
 
    马超留下郭嘉的意思,无非jiushi问问他,今日张任这反常的举动,到底是因为什么。
 
    是因为很久没有在战场上和人对战了,还是说其他别的什么,对此马超反正是不知道了,所以这不是来找郭嘉答疑解惑了吗。
 
    而郭嘉也是摇了摇头,说是自己也不知道。他毕竟不是贾诩那样儿对人心把握非常深的老狐狸,每个人所擅长的不同。如果说贾诩最厉害的,是其人的毒计,是其人能算计人心,那么郭嘉最厉害的,是他的兵事谋略,行军打仗所用计策,这些才是他说擅长的领域。所以对于张任他到底是个什么想法,他也是不好去妄自cāicè。
 
    怎么说呢,张任除了和他那大师兄张绣,还有小师弟赵云常接触之外,凉州军中的其他人,他几乎是不接触的。毕竟他张任可没把自己真正当成是凉州军的一员,而且他对马超众人,也是有些抵触。毕竟逼迫他的人,除了马超zhègè当主公的之外,其实其他人,难道说就没有份儿吗,还不都是有份儿――
 
    马超看从郭嘉这儿也问不出来什么,他就对郭嘉说道:“如此,奉孝也早去歇息吧!”
 
    zhègè歇息可不是让他去睡觉,毕竟如今还是白天呢,不过jiushi让他好好休息。毕竟虽说之前也休息了两日,可如今这又是大战了一场。哪怕郭嘉没有上阵杀敌,可也是一直在自己身边儿,待在战场上。有时候不代表你什么都不去干,就一定不累。绝大多数的人是累得身体,可郭嘉累得不单单是身体,他的心,脑可都是累了,马超心里清楚。
 
    郭嘉点头,“诺!主公,嘉告辞!”
 
    郭嘉也知道,让自己主公也好好歇息吧,并且自己不在大帐中,自己主公可能是跟容易想到很多东西。不能小看了自己主公,自己主公那可是文武双全,所以头脑什么的可是不差啊。
 
    郭嘉退出了大帐,马超这才揉了揉自己的额头。之前郭嘉在,他也没如此,让其看到,直到郭嘉离开后,他才这样儿――
 
    马超看着大帐外,是喃喃自语:“这当主公容易吗,真是不容易啊!这些年了,我可真是累得不行,这自己还有那么多属下呢,可自己还是累啊。苍天啊,早点儿别让我那么累了,可好,我就这么一个愿望了,就满足我吧!”(未完待续……)
 
 
第五十五章 凉州动马超搬兵
 
    不能怪马超自语出来这么一番话,实在是他也是憋得不行,关键是他这么些年来,确实是感觉到身心疲惫了,不过你就是干这个的,总不能是撂挑子不干了。<-》。。天下可还没太平呢,你能抽身吗,明显是不可能。
 
    就这样儿,是又过了两日多,而这两日凉州军和孙刘联军也只是战了一场而已。双方基本上伤亡都差不太多,当然肯定还是凉州军损失少一些了,这个是必然的。
 
    这一日,马超派去冀州的信使终于是回来了,中军大帐中,“主公,此乃先生亲笔书信!”
 
    马超一笑,“好,呈上来吧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马超心说,贾诩那老狐狸出手,不是一个顶俩那么简单了,哈哈哈,我倒是要看看这回他们兖州军还有孙刘联军会如何!
 
   
 
    也不能说马超是这么有信心,主要还是贾诩他确实是给力啊。哪怕如今贾诩几乎都不出手了,退居幕后,但是天下人还是依稀记得有这么一号人物。当年和马超屠戮烧当羌,那不就是贾诩跟着去的吗,贾诩可没有什么好名声,虽说没被人称为是“乱国毒士”,但是不少人都记得,凉州军中是有那么一号人物,不可小觑,贾诩贾文和,大才也!
 
    士卒把书信呈上去后。马超展开一看,心说果然,他贾文和能想到的东西。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呢,郭嘉也没想到。要真是按照他的想法来说,那么己方还真是,会胜利。
 
    马超对信使说道:“好了,你下去领赏,好生休息吧!”
 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